返回首页  | 设为首页  | 添加收藏
 
北京时间
   
   
 
 
 
 
更多...
招标公告杀毒软件升级服务
招标公告杀毒软件升级服务
招标公告系统维保服务
招标公告电子地图更新
招标公告等保测评服务
清明祭扫 缅怀先烈
志愿服务新篇章:为农名工子...
更多...
警惕六类食物里暗含亚硝酸盐
常听MP3可能损害听力
中国九成高血压患者降压不达标
常食"五色"食品营养亦可防癌
桃子虽养人但五类人吃了不健康
降压药能保护肾功能
三成夏季易患皮肤病与汗水有关
 
[道德讲堂]人物:钟满军
责任编辑:管理员
出处:黑龙江文明网
阅读数:2914
更新日期:2012-8-22

    钟满军,男,汉族,19553月生,黑龙江省双城市幸福乡幸福村村民。

    一个普通的农民,穷得家徒四壁,却把诚信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重。为还清欠乡亲们的10多万元债,3600多个日子里,钟满军每天开着四轮子往返100多公里,装卸9000块红砖或10立方米沙子,拼命干活挣钱。汗水将欠债冲得越来越薄,将诚信积得越来越厚。至今,50多岁的老钟仍执著地履行着诚信为人的基本准则。

  挥汗十年,一个农民的还债之路

  这是幸福村最破的房子——“一面红的砖墙裂开了口子,三面泥墙因走旧而微微倾斜,原本黑色的油毡纸房盖早已被风雨漂白了。房子的主人是一位普通农民,名叫钟满军,村里人都叫他钟铁人

  从1997年到现在的10多年里,他先后开破两台四轮子,碾破了100多条轮胎,用难以计量的汗水,执著地履行着欠债还钱的基本道义。

  豆价疯涨,小油坊欠债10多万元

  上世纪90年代中期,正是小油坊红火的时候。双城市幸福乡幸福村村民钟满军开着村里唯一的小油坊,日子就和村子的名字一样——“幸福极了。

  凭多年的声誉,钟满军几乎不需要流动资金。进大豆,喊一声就有人送上门来;卖豆饼,养殖户们先拉走再说。万八千元的往来账,乡亲们随口承诺,极少签字画押。买卖好了,就想扩大规模,把笨榨变成机械榨。没现钱不要紧,养殖户你五千他三千,五六万元的投入没几天就张罗齐了。当时商定,这些钱就算是预付款,将来用豆饼偿还。

  然而,一路疯涨的大豆价格,让涉未深的钟满军心跳不止。

  大豆价格开涨,豆饼也随行就市。因为有约在先,钟满军只能高来低走,即用每斤一元三四的高价买大豆,却用每斤七八毛钱的低价卖豆饼,每斤豆饼亏掉六七毛钱。这样一来,钟满军在油坊最挣钱的豆饼上出现了严重亏损。

  为降低亏损,钟满军只能用加大产量来兑现合同。可是,大豆收购价格不断涨高。这就意味着,钟满军加工量越大,亏损额就越多。

  1997年春天,经历又一个榨期的折磨,钟满军的小油坊关门了。倒闭之日,就是清算债务之时。变卖大部分资产后,钟满军仍欠外债10多万元。算账的日子里,钟满军几天睡不着觉,欠人家的都是好钱,用什么去还账呀?

  第二天,钟满军就开着四轮子拜访债主们:只要满军这口气儿还能喘,欠你们的账就有还上的一天。

  一个养鸡户对钟满军说:不管咋的,你还有还钱的想法。要是你一放挺,我们啥招儿也没有。因为了解钟满军为人诚信,几十个债主竟没一个到钟家讨说法。这反而让钟满军更坚定了还债的决心。变卖资产时,钟满军只保留了两样东西,一样是没人要的油榨,一样是能挣钱的四轮拖拉机。

  在一个清冷的早晨,钟满军夫妇搬出老宅子,前后六间大瓦房的院子,便宜喽嗖地卖了。多好的日子呀,一夜之间连住处都没了。前来帮忙的乡亲们,都沉默不语。钟满军记得,搬家时的气氛竟跟出殡一样阴沉。当天下午,钟满军就把四轮子开进了兰棱沙场,为邻居拉沙子。满满的一车沙子,一万三四千斤,将拖车的轮胎都压瘪了。重载使四轮子在一处上坡的冰雪路面上纺起线来,如果倒回去就意味着车毁人亡。钟满军本能地把全身的力气都踩在油门上,拖拉机凄厉地叫着,腾腾黑烟弥漫了河畔。四轮子爬上了河岸,钟满军连走道儿的力气都没了。他扶着车体巡视了一圈儿,冷汗早已浸透了毛衣。这一车几乎是用命换来的沙子,钟满军只挣了40元钱。也就是从那天开始,钟满军和他的四轮子走上了漫漫还债路。

  1998年春节到了,按东北习惯,过年一定是亲朋团聚、开怀畅饮,好吃好喝的恨不得都在春节里消化掉。钟满军也到集市上走了一圈儿,一分钱好吃的没买,却夹回两张红纸,自己写了幅对联贴在大门上,上联是贫穷时期不着忙,下联是东山再起创辉煌,横批是努力奋斗。他向客人解释,不着忙不是欠钱不着急还,而是心情要稳定,做好持久战准备,咱们打日本鬼子不是经过八年抗战吗,我不信八年还不上这十多万元饥荒。

  烧血汗四轮子跑过大汽车

  从兰棱河边(松花江一支流)到幸福村,一个来回60多公里,钟满军每天要跑两趟,一个人连装带卸根本挺不住。没办法,他让大儿子跟车。都说是打仗亲兄弟、上阵父子兵,可钟满军从心里往外不想连累儿子,但面对山一样沉重的外债,他也只能委屈孩子了。

  一次,爷俩贪黑到阿城拉石头,回来的路上连扒()两次车胎,到家时已是晚上12点了。吃上一口饭,爷俩又开车赶到哈尔滨龙塔,给一个收旧物的村民搬家。去的路上,钟满军叫儿子睡觉,到哈市由儿子装车他睡觉,回来好再开车。这一天一宿,钟满军父子,拉了两趟沙子、一趟石头、又给人搬一趟家,净赚280元钱。也就因为这一次次壮举,村民们送给钟满军一个外号:钟铁人。钟满军是名副其实的铁人,他在10多年里创造了幸福村无人能破的劳动纪录

  从1997年秋天到20015月,钟满军每天都要把村里的鸡粪,从双城东部送到西部的跃进乡,即使是年三十和大年初一,也从来没有间断过。从1997年春天到现在,幸福村80%以上的建材都由钟满军一人或父子运回。平均每天跑三次砖厂或两次沙场,每天往返100多公里,每天要装卸9000块红砖或10立方米沙子,每天装卸量至少在2.5万公斤以上。这一天的劳动量,比一般农民一年的劳动量都要多。而且,为了有竞争力,钟满军的运费始终低于大汽车,人家每块砖运费三分钱,钟满军只要二分五。村民们都说,钟铁人四轮子烧的是血汗,要不怎么能跑过大汽车!如此超强度的劳动,让十里八村的乡亲们格外同情。谁家有活儿,再着急也要看钟满军有没有功夫,所以钟满军从来没有没活儿的时候。当然,老钟也是讲究人,运完建材算完账,一定要给雇主扔下三五十元份子钱,以表达他对雇主的谢意。他说:我再缺钱也得有点儿人情。

  汗水冲账,活人要还死人钱

  借钱时没字没据,但钟满军家记着一本欠账单,凡是还的债都用笔打个勾。他说,他还的第一笔账是死人账

  邻村养鸡的白崇颜与钟满军经常往来,扩建油坊时老白随手甩给他3000元钱。钟满军上门还钱时白崇颜已经过世,白家的人都不相信活人能还死人钱

  白成友是钟满军的另一个朋友,生前借给钟满军4300元。当去还钱时,白成友的父亲白崇山对钟满军说:成友死后,我听说你借过他的钱,但无凭无据的我没法和你对质。可你钟满军够人字两撇,没条没据的还能把钱还回来。

  钟满军说,债主要是都活着,他们能看着我老钟是怎么还账的。可人死了,我要不先还清他们的账,开车时心里就好哆嗦。

  时间如梭,一晃十多年就过去了。这期间,他妻子得过大肠癌,看病又糟踏两万多元。大儿子成家另过,15岁的小儿子中途缀学,顶替哥哥和父亲一起还债。钟满军用汗水,把欠账冲得越来越薄,将诚信积得越来越厚。

  为还清欠乡亲们的10多万元债,在10多年时间里,钟满军每天开着四轮子往返100多公里,先后开破两台四轮子,碾破了100多条轮胎,执著地履行着欠债还钱的承诺,用自己的行为对诚信作出了最有力的诠释。目前,钟满军已还清了所有欠下的债务,用诚信赢得了群众的信任,为自己打造了一片新天地。

  这就是铁人钟满军,属羊的却出尽了牛马之力,始终向往着用诚信打造幸福生活的普通农民。 

上一篇  喜迎60年 院前急救事业... 下一篇  [道德讲堂]人物:王影
 
 
  中心简介 | 急救法规 | 中心党建 | 精神文明 电子地图    
版权所有 黑龙江省急救中心  技术支持 哈尔滨中资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
地    址 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外区卫星路109号
电子信箱 hljs120db@163.com  传真 0451-82469249
邮政编码 150056
联系电话 0451-82469211    黑ICP备09098265